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3/11 14:3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情 记忆  

    用来记忆的爱情是得不到的爱情,因为无法拥有,所以有人宁愿在脑海里为这样的爱情留下一个空间,用来记忆。
    得不到的,就永远记住。这是看过《半支烟》我记住的一句话。曾志伟的烟盒里永远放着半支烟,那是舒琪吸过的,是曾志伟拥有的唯一一件爱人的东西。
他把半支烟留在烟盒里,是为了留住爱人的味道,让自己不要忘记。他凭借印象让街头的艺人画了一张舒琪的画像,时刻带在身上,让画纸来强化记忆,目的也是让自己不要忘记。他千里迢迢从南美回来香港,是为了抢在老年痴呆症彻底占据大脑之前,把爱人的面貌永记于心,还是让自己不要忘记。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他仍然无法忘记?无法忘记他爱的女人?如此记忆的爱情,让人不禁心生疑问:到底拥有记忆是欢乐多些?还是痛苦多些?也许在记忆中寻找曾经得不到的爱情,只能换来徒劳的痛苦吧。记忆爱情需要情人为它付出代价。
    在记忆慢慢模糊消褪的那个雨夜,曾志伟对在钢琴下躲雨的谢霆锋讲述他的记忆:迷离如昨的酒吧光线,邓丽君《我只在乎你》的歌声,爱人舒琪美丽的模样。一切都曾经让他以为永远忘不却、挥不诀。
    可是他现在越来越绝望和恐慌。记忆在消褪淡化,爱人美丽的摸样在模糊。于是他对谢霆锋说:“以前我以为,得不到的东西,这辈子都可以记住。但是原来有一天,老天爷突然告诉你,能记住也不让你记!你能怎么样?这次我回来,只是想,在我还记得那个女人的时候,要再见她一次,因为她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希望在我还记得她的时候,解决我自己,那样我就可以记住她。”
    脑海中闪现出一格一幕的往事片段,只能让他越来越深陷于绝望和恐慌之中,他知道终有一天自己会衰老得,忆不起任何东西。
    画纸上舒琪的轮廓终于消失在空气中了。曾志伟在雨夜里狂奔,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无所有,除了一张空白发黄的画纸。
    当最后的情人酒吧中,再次回荡起邓丽君《我只在乎你》的歌声时,曾志伟又看到了舒琪,在他还记得的时候。她坐在远远的地方,手指夹着半支烟。那一刻他想到了死亡,想以一颗尖锐的子弹来结束这场记忆的爱情,似乎只有采取这样的方式,一切的记忆、一切的爱情才可以永恒,一切的折磨才会远离。记忆摧毁了他的精神和意志。
    越是太美好的东西,就越容易成为人们的负担。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想起这句子,在很多时候想起来。也许是因为我们时刻都在记忆吧。很深的夜里一个人,静静在空旷的客厅里听许美静和陈升,《蔓延》里有这样的词:“那回忆如风雪,却不能冻结,对你如火的爱恋。”但是烟花会灭,笙歌会停,记忆中的爱情也终会化作一片空白,发黄如那张画纸,让人怀疑风花雪月的真实。生命原本就是个不断忘却的过程,但我们总是对它太苛求,以为自己大脑的内存可以不断扩充而不被限制,实际却是倍受折磨。很多东西,很多时光,我们都是在后来才发现,原来得到并不永远都比失去好。
    在记忆中消褪的爱情,输给的是岁月。因为即使时光重来,人也已不在。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