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搜狐  2005/3/9 17:2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  
    小艾有一个闺中密友。她怀孕了,小艾想,明年就轮到我了,因为比她小一岁,小艾把她当成自己的人生坐标,结婚、生子之类的人生大事在心理上会比照她自动顺延一年。
    小艾向她诉说了对他的迷恋。
    “不要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上床”,她对小艾说。
    “因为,你会失掉他,失掉他的速度和你对他的心仪程度成正比”,她警告小艾。
    小艾认识他,已经超过了三年。期间,他们在一起开过5、6次会,参加过两次集体组织的旅游。他们在会上眉目传情,在旅游巴士上和大家一起扯闲,小艾固执的认为,有些话是讲给自己一个人听的,虽然大伙儿都在。从这个意义上,这不算是第一次约会吧。
    又是一次商务旅行。他向小艾发出了邀请,“我们可以分享一个房间”,他用英文说。
    “为什么呢?”
    “因为房间很紧张”,
    “哦,多好的一个理由”,小艾同样用英文表示了自己的惊叹。
    今年收腰的蓬蓬裙又重新流行了。小艾纤细的腰肢特别适合,配上一双圆头的平底凉鞋,她皮肤白的近乎透明,面颊上可以隐约看见有一些红血丝,小艾涂上一层淡绿色的遮盖霜,把脸色调和的刚刚好。睫毛膏是深棕色的,看上去了无痕迹。她好似度过了一个无限延长的青春期,结婚两年了,形象仍然是一个乖乖女。
    心里隐藏着一个坏女孩,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做坏女孩了,明年自己会怀孕生字,然后成为一个真正的主妇。开完会,小艾立即奔赴他所在的酒店。
    小艾曾经住过这里,大堂装饰成亚热带的风格,沙发和家具皆为藤制,衬着白色的亚麻坐垫。天井下面满是影影绰绰的植物,真假难辨。一切充满了殖民地样式,骄情的可爱。
    他在房间里,房间的中央,是一个纯白的大床。
    事情不可避免的向庸俗的方向发展。
    “你蓄谋已久了吧?”小艾用撒娇的口气问。
    在床上,小艾被动而含蓄,完全不似他的期望。
    他有着中年人微胖的身体,抱起来一点也不虚无。
    “你中了两种毒”,他说。
    “首先,是传统的教育”,
    “还有,就是琼瑶的小说看多了”。
    “不不不,我完全不欣赏琼瑶,事实上我可以说是深受亦舒的影响”。小艾眯起了眼睛,“亦舒说,没有感觉,百万富翁业不能嫁”。
    “对,应该是这样的”,他点头。
    “如果有了感觉,千万富翁也嫁了”,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小艾开心的笑了。
    她用可爱的带着命令的口气指使他去替她取东西,还要坚持压着他的胳膊入睡,知道他会被压酸,但是她想给他一些小小的折磨。这是漂亮女孩子从小就会的一些小手段。
    小艾躺在他的臂弯里,他们轻谈自己喜欢的类型。
    他无限神往的告诉小艾一个他曾经认识的聪明的女孩子,用了一个词“深不可测”。啊,小艾顿时有些失落,小艾可是一个“所见即所得”类型的女孩子,高兴起来了无心机,伤心起来惊天动地。
    两天后他们分别乘机返京,她天真的愿意冒险,提议改签至同一航班,然后做势在机场偶遇。在三个小时的航程上,可以坐在一起。“亲爱的,可是我是头等舱的座位啊”,他不露声色的提醒了她,他们之间是有等级区分的。
    回来之后,他不再联系小艾,“人似春梦了无痕”,小艾等到绝望,干脆从通讯录中删除了他的号码。应该很管用,因为小艾还不曾把他的号码记到脑子里。
    仍然参加会议,小艾公事公办的起身给大家倒水,唯独漏了他。太过担心别人发觉他们的关系,反而矫枉过正。他用玩笑的语气提醒小艾,小艾佯装没有听到,危险的游戏。
    小艾拨通了闺中密友的电话。
    小艾慢慢的说,我是受了一些打击的,其实。
    “为什么?”
    小艾在苦思冥想答案,事情热烈的开场,然而在上床之后,就被喊停了。
    以小艾的逻辑,似乎讲不通。唯一的推论是,因为小艾不善风月,虽然小艾喜欢把自己打扮成风情万种的样子。
    “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玩完了。”
    他们上了床,她却没有能够使他爱上自己。
    “不必难过,因为迟早都要玩完”。她的声音充满了“我早就说过会这样”的表情。
    小艾对自己的信心降到了冰点,感到有些悲观。
    凌晨时分,小艾不能入眠,神采奕奕。第二天早上被凶猛的闹钟惊醒,再睡5分钟,小艾对自己说。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8点半。
    天哪,上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而自己正是召集人。
    主任没有理睬小艾,而小艾已落下一身冷汗。
    小艾稳住自己的精神,已经需要很大气力。
    步行到了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有一辆出租车为了落客,在身旁急停,险些撞到小艾。“如果撞上了就好了”,小艾想。
    爱情是女人的宗教,是他的什么呢?小艾不敢想,是一瓶精华素吧,而且是一次性的那一种。他在控制游戏的节奏,留下小艾自己独自疗伤。
    “我忙坏了”,他终于打来电话说。
    啊,你忙,是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我热伤风了,你怎么样?”
    怨恨么?不不不。
    “我很好 ,谢谢”。
    “你是个独立的女孩子,是吧?”他突然用英文说。
    “我希望我是”,她使用了虚拟语气回答。
    啊,前后的时间,不过两周,正好是一场热伤风的时间,正好给了她时间,让她痊愈。
    小艾决心释放他,也释放自己。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