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11/14 10:2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沙子  天使  

    从国际大酒店的皇庭鱼翅馆出来,已是晚上九点了。我透过车窗看雨中的树和人,有点恍惚,匹夫和GNN在说着孩子的事情,那声音很遥远。我只听见车轮滑过湿的街的声音,今天在看《荒岛起舞》,看得心都碎了。"心都碎了",这四个字是前几天公司里的一位同事说的,我听这几个字时,心都碎了,碎裂的声音是一种如同刀划过光滑皮肤的低频跳跃。 

    李小狐在《荒岛起舞》里说过这样的话:"我们是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只有互相拥抱才能起飞。"这样煸情的话如何从指尖敲打出来,成行泪下,即使是死去的种子也会在荒芜的心田发芽破土、茁壮成长。突然懂得了这篇关于同性恋小说字里行间的无望,尽管我是个异性恋,一直近乎顽固地相信这世间有我渴望的温暖胸膛为我张开,等我投入。不管个人的性取向如何,有一点相同:无望的人对于情感注定是无望。所以我看着会有"心都碎了"的绝望,如同帛裂,义无反顾。
 
    我是个习惯闭着眼睛过红绿灯的人,在十字路口跌撞成一个瞎子。听车呼啸而过,幻想车压过身体,声音美轮美奂。我想我是爱上了这类似壮烈的虚幻,每一次都会邪邪的笑着,运气好的日子里,所有车都停下来,为我让路,在十字路口。然,风吹起蓝色的衣衫,我如同舞者掠过街头,在所有车主恶毒的咒骂声里独舞成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学会了说"无所谓",总有人会对你好奇,想知道关于你作为人类个体仅存的感受。无所谓,是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电梯里,燕说龙曾是个有严重自闭症的人,但是奇怪龙怎么与人在一起时,老是有那么多的话。电梯升到九楼时,我开口说:"其实,话多和自闭症是两回截然不同的事情,许多人把它们混淆在一起。"我喜欢九这个数字,这是个绝无仅有的完美数字,代表着九九归一、天长地久等中国式情结。所以,我在到达九楼时开口说话,在网上我用这个数字作为ID。叶和燕同时回头看着蹲在地梯角落里的我,狂笑不止:"怪不得,你会在沉默一整天后有说不完的话!"到十六楼时,她们走出电梯,而我还是蹲在电梯角落里。

    几秒后,电梯门合上,忽略了"喂,已经到了"之后,我对冰冷的电梯说:"因为,我要把一整天没说出的话全都说出来,否则我只能在睡梦中把这些话说成梦话,而我又不愿痴人说梦。"我抱着分成九块的西瓜,在电梯停下来时,走出……

    我要请与我不同的人吃分成九块的西瓜!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与他们有着不同思维方式、说话方式、做人方式的人是个正常人,因为他们习惯着自己固有的思维,换个角度或者试着去理解与他们不同的人,他们会累。凡是与他们习惯不同的人,就是不正常;其实从"这个人"角度出发,他们也是不正常。

    记得一次,在呼和浩特机场,我抱着一瓶沙子,过安检时,工作人员一定认为我抱的沙子有问题。为什么其他游客会带着牛肉干、羊绒织品、特产饰物等回到来的地方去,你也是旅游,却带沙子,肯定有问题。在我愤怒的抗议中,他们还是把瓶中的沙子,倒出来检查。倒出来又装回瓶子。但是肯定会有几颗沙子被他们遗漏在外面了,直到今天,想起那些沙子,心都碎了。我坚持着抱着那瓶沙子,提着我的鞋,赤脚走过冷的机场。

    那些在内蒙草原上,甚至能被马蹄扬起的沙子啊,如今是否依旧沉睡在风里。这个下雨的夜,我开始记忆起关于我与马儿狂奔在草原深处的时光,还有那些沙子,没有尽头,伸手触摸已是空。金黄、细腻、质感、固执、坚韧的沙子,捧起时会轻易地滑落在指间,因为它们不留恋任何。

    我一直相信人在世间只不过是颗沙子,被风带到这边又带到那边,我也是其中一颗随风飘散的沙子。如今,这瓶沙子还在我的CD架上。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