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11/6 11:1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短信爱情  短信时期的爱情  

  

    短信时期的爱情注定要特例独行。这话不是我说的,但我这么认为。 
  
    故事的开始应该是一个夏天的下午,记忆中那天的太阳很好,一缕缕懒洋洋的照在我的脸上,还有一个苍蝇在我身边缠绕,我就这么无聊的坐在街边,过往的男女很多,美眉很少。那段日子我正等着出国,成天胡混,很有一些时间。
   
    根据我的经验,一个人空虚的时候总要去寻找爱情。就好比我的朋友小王吧,作为一个很有理想的年轻人,他总是觉得空虚并向我寻求解决的办法,其实我哪有什么办法哪,就随口告诉他,不就是女人嘛。没想到小王真去试验了,之再一看到我就拉着我的手说,寒哥,疗效真好,真好,哎,真好。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老师告诉我们举例子要举名人的例子,不要举身边人的,要不就零分。零分就零分吧,他妈的。
   
    故事貌似轻松,其实在我看来,那天下午的事根本没有那么轻松,并且正在趋向更加复杂。因为当我调戏苍蝇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有短信。来电话的时候音乐声音比较长,短信的音乐声音比较短。我音乐虽然不好,但是这个还是能分清的。
   
    “快来雕刻时光,我等你”
   
    几年后,当我再次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外面很昏暗,在这种时候想起以前的事情,心里总是有一点悲凉。但在当时,能够跟哥们去谈天,摆脱无聊,是一件让我欢畅的事情。问题是雕刻时光的门口并没有我的朋友,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正在四处张望。“你叫我来的?”我问她。“对呀对呀,我叫张琳。”她打量着我。“我不认识你,”我想走。“现在不就认识了?”她灿烂的一笑,我有点倾倒。
   
    关于那天的情况,张琳后来是这样向我解释的。那天她刚刚挨了教授的骂,情绪不佳,想找人倾诉。她向十个不认识的号码发了和我同样的一句话,结果是七个没来,二个打来电话询问是谁,没打电话直接过来的就我一个,因为这个,我觉得她稀奇古怪,也因为这个,她觉得我憨厚可爱。一杯咖啡之后我们就相识了,后来当我们谈起我们的感情,我们都叫它短信时期的爱情。因为这个短信,张琳成为我生命中的一条小河,蜿蜒流淌。
   
    那个夏天的下午开始,我就整天和张琳混在一起。我们常常去吃包子,张琳有怪癖,吃包子不吃皮。后来我发现了,每次都把皮吃完,把馅留给她。看到了她就问我,你干吗啊?我说我就喜欢吃皮怎么不行啊,然后狠狠的吃下去一片作为证明。张琳看了我半天,突然贴过来亲了我一下。我抹了一把,和张琳身上一样,都有一股酸涩的香味。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想说张琳身上的味道不好闻,相反,她的身上就好像初春的花蕾一样,有一种....酸涩的清香,对,就是这个,酸涩的清香。
   
    那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天气慢慢的开始变凉,和我们的心情同步,保持一致。那时候我的签证已经下来,换句话说,我要走了。我们在雕刻时光吃饭,圣经上把这个叫做最后的晚餐。“外国的女的都不好看,特丑,对吧?”她靠在我怀里撒娇。“那是,加拿大就一侏罗纪公园”我笑,“你就快看不到我了,还笑....告你啊,要是我等啊等啊的等成了白毛女,你可不能不要我啊!”我突然笑不出来了,我把脸低下来,我不会让她看到我的哭泣。“来,我们玩两只小蜜蜂”我想赶快缓解气氛。“两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我们真的亲吻,奇怪,为什么平时甜甜的亲吻,今天却有点苦涩,毫无生气。
   
    出发那天,她去送行。在机场,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我没有感觉到王硕说的骨骼咯咯作响,但是我却确确实实的听到,我的心有一点响。两行清泪从她的眸子里流了出来,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平时你在家都不做饭,你到那边怎么办啊?你答应我一件事,自己别过的太累,好不好?我亲吻着她的头发,等我,让我给你幸福。说完这句话,我转身走了,我不会让她看到我的哭泣。实际情况和我说的不尽相同,在我转过身的一刹那,我的脸上多了一颗泪水,流到嘴里,酸涩的清香,我记住了,这酸涩的清香。
   
    我出国的第一个月,我和张琳每天都要短信传情,我每天早上都要给她发短信让她起床,晚上告诉她刷牙洗脸,然后睡觉。我们把这个称为叫床服务。她也常常给我打电话跟我唠嗑,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跟她说,还是我给你打过去吧,我这边打便宜。张琳总是跟我撒娇“哎呀让我给你打嘛”我喜欢听她撒娇,非常非常的喜欢。总之,这个时候,我丝毫没有感觉到长距离的缺陷,只知道沉迷幸福。
   
    冬天快要过完的时候,我发现张琳的电话突然减少了。我照旧是每天给她发短信,只是得不到她的回音。我打电话给她,张琳的口气也不冷不热:“我都忙死了,你哪天再给我打吧。”我有点沉默。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发短信,等她的电话。可是我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又是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喝着咖啡,突然神经质的拨起了她的号码。
   
    谁啊?她刚刚睡醒,我甚至能想象出她睡眼朦胧的样子。
   
    我。我有点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干吗啊,有什么事情吗?她的声音阴沉下来。
   
    我想你,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我的短信还是很准时的吧,嘿嘿。
   
    短信?哦,忘了告诉你,我的短信服务几个礼拜前取消了。我根本就不爱你,当时只是我一时冲动而已。
   
    我爱你,张琳。   
    你别傻了,都不小了。自重点。我还要上课,先走了啊,拜拜。说罢,张琳就把电话挂断了,对面传来一片忙音。 
  
    我发疯的喝着咖啡,在第十杯咖啡喝完的时候,我发了最后一个短信----亲爱的,我忘不了你那酸涩的清香。 
  
    这就是短信时期的爱情,以短信开始以短信结束。抛开别的不谈,她很纯粹,因为纯粹而完美。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