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10/30 9:5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恋  情人  

    “情人”永远只是一个瞬间,没有过去,没有以。过去没法追究,以后不能追求。

    “刹那光辉胜于永恒”这样的话只是一个我们年轻时放纵自己的借口。 

    有一度,我成了一个迷信的小女人。每个夜晚,我在灯光下研磨那些世界上最艰涩的文字。如此孜孜不倦,其实不过是为了求证一点命运??关于我和一个叫做“颜峻”的男人的。当我的智商因为我和他的爱情而变得非常可怜的时候,我只好从易经、八字、紫微斗数、星座运程里去寻找一些关于未来的暗示。

    冬天的下午,我从北京的远郊云岗颠簸了两个小时来到东三环的Friday’s餐厅,在靠窗的座位上用热牛奶暖着冻得已经有些麻木的手,然后,我给颜峻打电话,我说,我在Friday’s等你,我想见你,你过来吧!颜峻说,恐怕不行,今天我有太多文件要处理,都是明天一定要带到美国去的。我说不要紧,你忙吧,什么时候忙完了,什么时候再过来,反正今天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时间快着慢着地走过去,Friday’s里灯光依然明亮,人已寥寥无几。一些情侣偎依在一起说悄悄话,看外面的夜景。我依然等待着那个名颜峻的已婚男人。

    和颜峻的相识是个偶然。

    那个早晨,我提前半小时进入写字楼,想趁老板来之前复印一份资料,然而公司的门还没有开,我在写字楼里转来转去,希望能找到一扇开着的门和门里面一位好的秘书小姐。在上面一层,我终于找到了这样一扇开着的门,但里面并没有一个好心的秘书小姐,而是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领带的颜色非常好看。我猜他大约是一个高级白领,没办法,只好求助于他了。他很痛快地带我到复印机前,说,没关系,你印吧。

    所有资料都复印完了,我对他说声谢谢,出门前,他递过一张名片,说,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我看一眼他的名片:颜峻,美国××公司北京分公司总裁。天呐,这个八点半就出现在公司的“高级白领”原来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以后,我知道颜峻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在美国,一半时间在北京,只要他在北京,每天一定是八点到公司,而且每天也一定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人。

    不久,我的一位朋友申请了一项专利,他想推到美国去,看看有没有美国资本家愿意收购他的专利。我想起了颜峻,就约他出来吃饭。颜峻开一辆黑色的本田雅格,从我们第一次相约吃饭开始,每一次他都是先把右边车门打开,等我坐好他替我关上车门,然后绕到左边开门上车。

    我问颜峻:你有情人吗?颜峻说没有。我问: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没有?他说,我太忙了,99%给了工作,1%给了在美国的家,我拿什么给情人呢?隔了一会,他又说,去年我在上海公司的时候,曾经有个女孩,对我很好,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我的情人。最后,她离开了我,因为受不了。除了我太太,我想大概任何女人都受不了我罢!   而就在这个时间,我正坐在Friday’s里,因为想念着这个已经结婚并且让任何女人都受不了的颜峻,我必须在这里等待和忍耐。

    夜里一点,颜峻来了,带着一身寒气,坐在我对面。他摘下手套,握住我的手,说,小丫头,等急了吧?他的手是凉的,但传达出的内容却是温热的。我说:我想你,想极了。我们对坐着喝完一杯饮料,颜峻说,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从城里回云岗的山路很黑,隔很远才有一盏路灯。颜峻专注地驾着车,我坐在颜峻旁边,把手放在车档上,颜峻的手覆盖我的手,换档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地用一点力,一种很真实的温度从他指间轻轻传过来。

    车开到我楼下,我把手抽出来,说,我上去了。颜峻用一只手捉回我的手,另一只把我揽到他怀里,吻我,第一次,一个四十岁的已婚男人的吻。在那么多的爱情轮回里,我以为我早已铸就了金属外皮,然而我发现在颜峻面前,我的心还是鲜嫩地裸裎着。

    这是一段有回应的爱情,恍如初恋。颜峻在美国的日子,我每天都恍恍惚惚的,想念他,他的手、眼睛以及吻。我每天在易经、星座里寻找我们可能在一起的依据。算命的结果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好的时候,我犹疑着不敢置信;不好的时候,我沮丧地不愿相信。

    半个月后的一个落雪的夜晚,我早早睡去。有电话进来,我接了,是颜峻。我惊喜地叫着:“你回来了!”颜峻说:“是,刚刚。”他又问:“想见我吗?”我说:“想。”他说:“那你等等。”

    二个小时以后,我的电话又响了。颜峻说:“你下来吧,我在你楼下。”

    我披上衣服冲下楼去。雪下得很大,颜峻帮我开了车门。半个月没见,却像是“此去经年”的感觉。“我给你从美国带了一份礼物。”颜峻说着,递给我一个漂亮的小纸,纸袋里是一瓶香水,很清冽的味道。“我还要回办公室。”颜峻说。我把头贴在颜峻的胸上,落雪的夜晚,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冒着危险在山路上开了两个小时的车赶来见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只是短短的一面,而又要马上折返回公司,这一切,只是因为我说我想见他。

    我无法不感动。这一刻,我想:就这样吧。因为对方是颜峻,我或许可以做一次已婚男人的情人。

    我做成颜峻的情人了吗?没有。当早晨的太阳升起的时候,我醒觉到一切必须在假设和揣想中结束。和颜峻在一起,犹如初恋一般的振奋并未掩去对未来的明晰的判断。我不奢望,也不幻想。我很清楚我和颜峻是没有未来的,“情人”永远只能是一个瞬间,长也罢短也罢的瞬间。情人就是这样,没有过去,没有以后。过去没法追究,以后不能追求。

    “刹那光辉胜于永恒”这样的话只是一个我们年轻时放纵自己的借口。当反复地放纵之后,我无法不强迫自己去正视生活,无法不强迫自己去正视生活,无法再依赖这样的借口去汲取短暂而飘浮的快乐。

    我决定不再放纵自己,因为爱颜峻,因为很爱。因为不想爱情像从前一样,很快地开,很快地谢,我宁愿他永远盛放。就让一切到此为止吧。

    做了这个决定,颜峻再打电话,我就在声音中设了屏障。颜峻再约我,我借故脱掉。这是对我,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所有耐力与韧度的挑战。但因为痛苦得有根有据,有足够的理由去忍耐和坚持,所以在这个冬天里,我便选择了这样一种痛苦而踏实的活法,我避开了颜峻,也避开了这段注定无结果的爱情。

    很久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再次在Friday’s遇到了颜峻。我们再次面对面而坐。我们相视而笑。在笑中,所有的一切都了然了。爱还是在那里,因为不碰,因为闪避,因为点到为止,反而纯净了。

    我问:“颜峻,你好吧?”“好,还是忙。” 

    我又笑笑地问:“你有情人了吗?”

    “曾经有过一个,但现在,我发现她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已经抓不到她了。”

    “哦,能告诉我她是谁,什么样的?”我故意怀着好奇问。

    颜峻的手伸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她很可爱,她是一个名叫涓涓的小女孩。”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