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9/8 9:2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执子之手  毕业照  

    案前的台灯下有一张装裱精美的照片,那是我的最珍贵的财富。当它被我遗忘了很久很久以重新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每日触目可及的地方时,我终于明白:这辈子我也许需要放弃的东西会很多,但是,最终陪伴我走完人生漫漫旅途的必然有它----一张特殊的毕业照! 

    那时候,我是班级最小的女生,生得又瘦弱,老师和同学们一向都宠着我。下雨天,我敢赖在班里那个高高大大的体育委员的背上不下来,硬是让他把我背过学校门前那条浅浅的小河;下雪天的时候更是常常被老师带回宿舍和她的女儿作伴,任凭来接我的爸爸在门外大吼大叫,我就是躲在被子里不出来……现在想来,回忆中这段美丽的往事给我带来的愉悦是这辈子都享用不尽的,每每于夜深人静时在心底里慢慢浮起,不管有多么忧伤的心境,总有一丝快乐的微笑在嘴角盈盈散开!
                  
    后来,为了圆儿时一个执着的梦想,为了穿上心爱的绿军装,又因为是后门兵,我只得选择在毕业前夕离开学校。拍毕业照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我。于是,当老师和同学们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排好队,摆好姿势时,班主任李老师的身边一张空着的凳子上面放着我们班级窗台上那盆开的正艳的月季花。照片拍好后,李老师给我寄了一张,还告诉我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天拍完毕业照,大家把凳子搬回教室后,发现那盆用来替代我的月季花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只是临近毕业,大家都忙不完的事情要做,议论了几天,丢花事件也就不了了之。
                  
    很多年过去了,世事的沧桑变化,感情上的挫折磨难,当年那个刁蛮、任性、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已经是个沉默寡言、郁郁寡欢的女人。母校的活动、同学间的聚会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推辞,实在推托不了的,也是匆匆地去,匆匆地离开。常常都不敢面对老师和同学们关心、疑惑的目光。忧伤时刻在体内膨胀,稍有不慎,泪水便会决堤而出。而曾经来自于老师和同学们对我的那份真挚的情感,更是让这样的忧伤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心疼。不是怕这样的心疼会让自己陷入更深的忧伤,而是觉得带着这样的忧伤的心境又如何能够坦然地站在曾经是那样呵护、疼爱我的人们面前!
                  
    黄昏的落日静静地照着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的我的身上,好喜欢这样的时刻,黑暗就要如约而至,我又可以不用顾忌任何人看我的目光,享受着在寂寞中让思绪自由自在的在只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间遨游。
                  
    对面的街上有人在大叫我的名字,起先以为是听错了,依旧往前走着,那人却一直在大喊大叫,很着急的样子。循声望去,一个体格魁梧、满脸胡须的男人正在穿梭不停的车流中艰难地向我游来。两只手慌乱地向我也向身边的车子挥舞。
                  
    我怔怔地立在原地。一向不善于和陌生人交往的我只得我的眼神告诉这个已经站在我身边的男人:我不认识他。
                  
    那个男人继续用他在街对面叫我的声音大叫:“是我呀!我是张鸣,我把你从那条河上背来背去背了几年,你居然不记得我了吗?”
                  
    我的天!这就是张鸣吗?这就是那个清清秀秀,和女孩子一般文静的张鸣?我的手此刻被他握在手中,不,是被他紧紧地捏在手中,疼的我呲牙咧嘴的,有泪水在眼眶内打转,张鸣胡须满面的脸渐渐模糊不清,却在心底里一点点清晰起来。
                  
    被张鸣牵着手向那家生意清淡的咖啡店走去的时候,我所有与现实有关的思维都不复存在,感觉就象走在那条开满油菜花放学回家的乡间小路。我长长的发辫在晚风中飞舞,我点点的泪水在夕阳中滴落。我不知道这世界里是否真的有时光隧道,如果有,定是我现在的情形:我的脚步在繁华的街道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我的思绪却在曾经的往昔里找回了久违的幸福;我的身体在热闹的尘世中沉浮,我的心灵却在那片已经失去了的开满野花的土地上飞翔!
                  
    咖啡在我和张鸣的手中被静静搅拌,谁都没有把它喝完的心思。店堂里有轻轻的音乐声在回旋。我仔细地看着这个坐在对面的男人,胡须张扬处,曾经清秀的脸庞透出成熟男人的稳健和端庄,眉宇之间我又看见了那个大个子体育委员的影子。
                  
    学生时代笨嘴笨舌的张鸣一直在说话。班级里每一个同学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他挨个向我作了介绍,又把大家的联系地址、电话写了满满一张纸给我。“我知道,这张字条上的东西你也许不会真的去用,我把它写给你只是希望能够在你忽然想起大家的时候不至于因为无法联络而着急。你会想起我们的,对吗?”张鸣把这张字条放进我挎包里时候,也把这样的话语深深地装进了我的心里。
                  
    分手的时候,张鸣向我提起了那盆在拍完毕业照之后就消失了的月季花:“你知道吗?那盆花让我搬回家了,我怕我们离开学校以后没有人会象我们一样的照顾它。刚到我家的时候,它不太适应那儿的环境,有好几次差一点快要枯萎了。我看着它几度在风雨中挣扎却无能为力,除了把它放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帮它浇浇水,什么也帮不了它。可是,如今凭着自己的生存能力,它在我家的院子里长成了枝繁叶茂的树了,每年每月都生机勃勃地开花!”张鸣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我,眼睛里隐约有波光闪动。
                  
    当他再次握住我的手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儿时伏在他背上的那股久违了的温暖。我的泪水又开始滑落。他用手指把我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抹去:“你知道吗?如果你缺吃、缺穿,我们班里谁都可以养活你三五年,可是你现在不快乐,你把自己藏在痛苦的回忆中不愿出来,我们谁都帮不了你,你只能靠你自己,走出那片灰暗的天地,重新做回开心开朗的你!有时间到我家去看看那盆月季花吧,看看那样一个脆弱纤细的生命是怎样长成一株绿阴如盖的树!”
                  
    我一直都没有去张鸣家看望那棵月季花。只是把当年的毕业照找了出来,重新装裱一新放在了我的案前。每天醒来后的清晨,以及伏案疾书的深夜,我的目光都会在那上面深情地停留。照片上,我是老师同学们眼里那株美丽的月季花,拥有和大家一样的阳光、水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再开花!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颓废下去,我还有什么权利让我的不快乐来伤害关心、爱护我的人们!就象那棵幸福的月季花,承载着太多太多的关爱,除了努力执着地活着,灿灿烂烂地开花,别无选择!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