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8/13 9:39: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寂寞探戈  遇见三毛  

    这几天好象已经死了,不知道去吃饭,不知道去睡觉,每天像游魂一样漂浮着,空空的,什么都是空的。不知道该拿什么去继续自己的思想,我赖以生存的勇气和力量。教室外阴霾的天气就跟我此时的心境一样,只是压抑,压抑。

    不知道与三毛的相遇是不是一种错误的延续。贫穷和落难道对于萧条的秋天而言真是种障碍吗?三毛说他知道什么是坚持,可是他还是放弃了,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去游荡,去低声吟唱“我在生病,我在呕吐,我在继续体味荒凉”。偶尔激情四溢还来一回怒放,用嘶哑的愤怒的声音去为自己高唱挽歌,埋葬莫名的心伤和遗忘。

    城市的浮华与心情的虚设永远都是我们这种人摆脱不了的梦魇缠绕。三毛说他去过全国的许多城市,喜欢天津可是从来没来过。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有着相同的破败所以不敢走近。他说他和秋天是两种人,秋天比较张扬,他则比较沉闷,只等着爆发。他说他听摇滚,听的很杂,就如同他的思想也是杂乱无章。他说他不关心我和秋天,但他说很高兴认识我。他说摇滚就是一种态度。他说在我身上跟他们有种相同的即将爆发的野性因子。他说他只是祝福我,不要在最后将自己吞噬。只是他说,而我沉默。我不想他试图看穿什么,明白什么,除了秋天,我不想再让其他人来做我的医生,蓝的医生,我是疫菌,除了扩散,只剩不断地蔓延。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