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7/21 14:45: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寂寞探戈  七月的窃窃私语  


    深夜窗外世界的清风唤起沉淀在永恒的记忆,仿佛在默然诉说着一个永恒的思念,我揉揉干涩的眼睛。

    从《对话,四月天》、《五月的随想》到《六月浮世心语》乃至现在动手的《七月的窃窃私语》,好像自己已经习惯于按月累积心情了。

    淡淡的笑了笑,苦涩。

    摸摸胸口,突然发现已经感受不到心跳的感觉了,离开他,我的心已经停止跳动了吗?

    曾经用过“漂浮的面具”这个名字。深夜上网,鬼魅和恐怖的感觉。但我并不喜欢。

    有形的面具,无形的生活。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心境,总会有真实的自己。

    自己曾经写过一篇《看那漫天飞雪》,回忆01和02两年来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有这样一幅画面:“其实,这几年,我的心也许从未回来过,宛若一只风筝,被随意地放飞,只是,那最末端的线,永远是初识他时他嘴边荡漾开的那抹孩童般的笑……。”

    “如果你是一只风筝,会不会愿意遇上风?”突然,他甩出了一个问题。

    “很奇怪的问题!如果我是一只风筝,我不会希望遇上风。因为当风筝遇上风,即便自由,也一定会受伤。”我想了想,做出了我的回答。

    “其实,”他顿了顿,又看了看我,“当风筝遇上风,即便被卷了,也不会痛。”

    自己会写出这样的文字,自己有时也有些不甚理解。也许并不是所谓的“忧郁”和“成熟”,只是骨子里的一种写文方式。

    作为一个读者,我相信我永远不会是最明智而有逻辑性的。

    作为一个写者,我是一个有些情绪化的人,莫然地不太喜欢自己的文字,也许也并不是不爱。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