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7/17 10:34: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寂寞探戈  风雨兼行的日子  
    本来最近想写一部长篇小说,以至于这几天让自己整个人沉浸在小说的构思之中。最终小说是在自己的脑袋中有了一个框架,然后我以为就可以开始写了,所以就拿起笔来写。可没有想到一旦拿起笔写的时候一下子又不知道怎么写了,全然不象平时我写东西的时候,总是嫌自己打字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我思绪的变幻。可今天一坐在电脑前,原来的构思一下子不知道去那了,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去入笔。我有一种预感,预感这部小说又要在脑子里夭折。看来我只适合写一些自己的心情故事,随手敲几个字,说说自己想说的话。就象挤海绵,只要去挤,不管挤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总能挤出点什么的 。而小说要安排各种人物的出场,还要用各个场景去渲染。可能我真的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有时候就光那些出场顺序的逻辑就足以让我迷失自己。这样一想我就更认定自己不适合写小说了,所以小说最后还是没有写,可关于小说的文字却写了不少。

    这段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好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也没有这样静静的坐在电脑前去认认真真的反思自己了。于是今晚一个无眠的夜晚,一个秋雨瑟瑟的夜晚,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想写点什么了,虽然可能写的东西到了明天你我依旧读不懂,但这只是为了今夜的故事。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飘忽的人,总是不敢写过于现实的东西。所以即便这段时间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我还是没有勇气把它记录下来。因为当我写的时候我要回忆过去,凡是回忆过去伤心的事情总是有一种揭开伤口的感觉,然东西写出来后一遍遍读的时候,朋友问起写这篇文章的心情时候,我总是无法释怀。所以我总是不敢把它们写出来,然后我写的好多故事就变得飘忽,变得不真实,即便真实,也是别人的故事。只有那样我才能做到收放自如。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的平静下来了。楠好像随风去了,我也一直没有和她联系过 ,不是不想,因为所谓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说好听了是勇气,但用在感情上就只能叫蠢。不论我还是她再因对方掀起任何感情波澜最终只是凭空,但由此带来的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爱情也许就是这样,有些事有人能记住也就够了。也许爱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笑容,而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辈子可能更长的时间。回首认识楠的整个历程让我一言难尽,在两个人之间我始终无法衡量出爱与不爱之间有多长的距离。或者说我们在一起时究竟离幸福还有多远。只是一开始我就向现实低下了头,后来是楠。于是我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互热闹了一场最后终究还是一无所有。虽然在我们分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吵过架,可最终我们却只能在我们当初约会的那棵大树底下分手。也许那将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见面,记得那天晚上她头也不回的哭着走掉的时候。我头靠着那棵树,旁落无人的流着眼泪。记得这应该算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流泪,而且是为一个女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审视过自己到底爱她有几分,没想到等到分手以后我才发现当初在一起不止是彼此需要那样的简单。也许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现在我唯一能做的是站在明天的路口继续等待属于我的一世情缘。

    爱情是一盘棋,一开始的每一步都注定了后续里的进行。在我棋盘里原本她只是卒,但我忘了卒过河后便成了?棋局因此而大变。在她将军时我选择了弃局而走。我不知道那一刻如果我追过去的话今天的结局会不会不同。爱情可能是简单的1+1,但却是永难论证的吧。人生总是这样,有些事情看似一道题不难但其实结局早已注定你本就别无选择。想起一句话:爱情是水,你是杯子,曾以为没有你我还可以换个杯子喝水,但后来发现不行,原来我一直固执地把你当成了水。是不知道我心中的水究竟是曾经的那个人?亦或者是楠?还是若干年时间以后的我等待的那个人?我茫然地抬起头来,有季风经过。天有些冷。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是祸不单行,原以为在失恋后我可以在工作中得到一点点的满足。可没想到工作上我也这么倒霉,我被一个一直被我称为三八的女人暗算,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无业游民。难道这辈子我就注定要命丧红颜吗?几天起床又是下午了,在失业的这一段日子一看到外面一片灰暗的天空我就不自觉地颓废。

    每天我都是凌晨二点睡觉下午二点起床。而面对着那张摔过两次后残月儿似的镜子搔首弄姿地打扮下再人模狗样地出去找工作。接着再掉在俯视的声音和目光下灰头土脸地回来等消息。可消息却总是和我递出去的简历一样从此石沉大海没了影踪。眼瞅着卡里的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我开始发蒙发慌。这个城市的空气中充满了欲望的味道,我总是低着头穿行于繁华的人群里,自卑无比的心灵在无力地抵抗周旋最后还是一片死气沉沉。我不明白我学历不低,能力不低,人长得也不低,为什么就找不到个工作。就好象现在的大学生多得不行了,全都成了丰收的大白菜一样满地都是卖也卖不出去就快烂在地里了似的。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一点自尊都没有。

    记得那天辞职的时候,我尽力的装作好无所谓的样子,那时感觉自己悲壮得象是荆珂。不同的是我的高渐离们在身后恨恨地骂我叛逆。 接下来的每一次面试我带着五四青年一样的礼貌面孔和新闻联播的标准发音换来的只是那个人用鼻子哼一句什么的不屑。我的自信被打击得散了花。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再忧秀再耐用的软硬件在这个城市里却未必兼容。我开始有些怨恨为什么是雨天?为什么我没有伞?我想起了鲁迅,他说:小的时候我以为我会飞,长大了却发现仍然在地上。我希望我的思想可以象错落有致的立交桥一样牵引着我想去的方向。可我的心情被这个城市里的流行的冷漠冻得僵硬。我知道网络也带不给我什么?可我寄情于网络。让这里成为我最后的精神家园--因为曾经在某一天,我在BBS上的某个贴后面跟来一个回复。点击一下,柔软的热情倒映了我那一刻的人生。

    深夜的寂寞里,轻扣鼠标的指尖传来了最后的一点温暖。

    有时候我相信世界是一个轮回,一切都在变幻中回到原来的位置,有时候我相信事情只要自己努力的去做,就可以做得到。所以有人说我是一个颓废的人,有人则说我是一个乐观的人。而我呢则觉得可能是颓废中孕育着乐观,乐观中带着颓废吧。虽然我一直追求简单而纯粹的东西,但是这个世界确实没有纯粹的东西。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