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3/7/14 10:43: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寂寞探戈  恋人离去后的日记  
    我不知道现在还爱不爱他,我只记得以前我们都深深的彼此相爱过。在与他的相识、相知、相恋到现在的相互离别过程中,他让我没有了在爱情的国度里,有的不只是咖啡的香浓、音乐的柔情,更有一些内心深处无法言语的苦楚让你钻心的疼痛,而又只能傻傻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去愈合疼痛的伤口。
 
    两年前,我和尧的那场恋爱对我们彼此来说都是一场青涩的初恋。也许“初恋的结果都是分手与离别”,这是一个久经不变的真谛。因为我和尧的恋情也验证了这个无奈而痛心的事实。那一年我刚满十九岁,正在读大三。和几个朋友去参加别人的生日派对,正好尧也是受邀请的一份子。开始的时候我看见他只是一个人静静的,也不和他的朋友说句话。我没想到的是,当来他的朋友把他介绍给我认识的时候,他确是非常的幽默畅谈,还说看过我好几篇文章后都挺喜欢的。而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还是他说:“如果真的有前生和来世的说法的话,那我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有了一种特别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当时我听后觉得是他想故意引起我对他的印象深刻,虽然说女人都喜欢听那样的话,可那只是男人们惯用的招数罢了。然而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天天都会“很巧”的与我见上一面。与他认识后一周都不到,有天晚上他就对我说他爱我。面对他平时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我就情不自禁的和他牵了手。 

    刚开始他告诉我说,我是他的初恋,我还根本就不相信。后来他母亲给我说,他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平时除了和几个表妹以外绝不和其他的女性说上几句话。原本我还以为这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心安,那可以让我对他完全的放心,毕竟我和他还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距来维持我们的思念。可最终我才知道自己完全错了。我没有想到他会让我和他一样,不和除开他以外的男性交往,连最普通的交往也不可以。他说那是杜绝与其他男性复发激情的机会,他也不能容许我穿吊带和较短的衣服。那时候我心里虽然觉得不是个滋味,可又一想到他是因为太爱我、太在乎我才会有那样的想法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安慰。可后来他却天天给我同学打电话询问我在学校的情况,让我同学都知道我有一个对我极其不放心的男朋友,让我在同学面前对抬不起头。我也劝过他很多次,并向他保证不会有对不起他的事发生,可那对于他来说都是毫无作用的话。但我不想和他分手,毕竟他除了限制我和男的交往之外,其他方面都对我非常的好,还有他的爸爸妈妈对我也非常的好,并不像其他家长一样会阻止我和尧的恋爱。然而,我并没有想到事情会更加的恶化。 

    有一天课后,我正在向同桌讨教一道数学题,不知什么时候他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他是个律师,平时工作也挺忙的。)他当时就直接冲进教室把我拉了出去,在教室门口就数落了我一通。很多同学也看见了,而且他们还在唧唧喳喳的也许是讨论我。我一改往日的沉默,就和他吵得面红耳赤。我真的感觉到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在一天天的加剧扩张,我现在根本就猜不透他为什么不信任我,他又把我当成了什么?然而我还是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他的一句对不起又瓦解了他在我心目中的恶劣形象。我们又开始重新的相互忍让交往。那是一个周末,我应他和他妈妈的邀请去他家。而我去的时候他又不在家,后来他回来了我问他去哪儿了。他的脸马上就失去的笑容,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男人的事,你们女少管。反正我又不会像有些人一样在外面和异性有什么关系,你对我倒可以放心。”他的话让我心里顿时就像被插上了一把尖刀一样,血泪四溅、疼痛不已。我不知道他说的“有些人”是不是我?我承认学校有男生追我,但我真的没有正眼看过那些人一眼。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对我?虽然他看见我流泪,就和平时一样马上承认了错误。可我意识到他的思想骨髓里早就有了这些观念和想法,我知道那是他大男子主义的思想在作祟。我就对他说:“我们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吧!那样对我们都有好处。”他听后火冒三丈的责问我“是不是想提出分手,如果那样的话就趁早说。”我在他的双目正视下大大方方的流下了泪水,就跑出了他们家门、逃出了让我心碎的视野。那天晚上,我的电话一直都想个不停,可我没有接,我知道那是他打来的。因为我真的很想和他彼此冷静一下,我知道自己根本就放不下那段痛苦的感情。 

    那第二天,我大清早就给他打电话去报平安。毕竟我晚上十二点钟才回到了学校,我知道他很担心我,不然也不会接连打十几个电话。他听见我的声音后就恨恨的说:“手都分了,还打什么电话。昨天晚上你不是很清高吗?你不是有了其他的男人不接我的电话吗?”我没有说半句话就泪流不止的挂断了电话。接着我的手机又响了,上面显示的是他的号码,我很用力的关了机。我想或许我们真的在形式上到了尽头,虽然我们彼此还是相爱的,可我们都不能真正的走进对方的心里,这是爱情的最悲惨结局。一周后,我在网上遇见了他。他问我:“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这是我所期盼的。在与他隔绝联系的一周里,我才真正的明白什么叫爱情的思念与痛苦。可我当时没有正面回答他,我说了一句“我们真的可以重来吗?”我想得到他肯定的回答,我想他来告诉我,他还是那么的爱我。然而他没有,他只是留了一句“既然这样就算了。”就很快的下线了。我知道他是误会了我的意思,他以为我的疑问是不想重头再来了。我打他的手机想解释清楚,可是一直关机的,家里的电话又不知道怎么了,无法接通。接连几天都是如此,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对他的思念也越来越深,深得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陷到了哪个位置。在看书的时候,我的眼前一直浮现着他的身影,我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我和他亲手设计的陷阱。当我又一次打他的手机时,他已经换号码了,家里的座机也打不通。他是个律师,电话号码很重要,那是客户联系自己的主要途径。可如今他确换了,说明什么?说明他要把我彻底的赶出他的世界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再也禁受不住煎熬了,就直接去了他家里找他。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见到我他就匆匆的要离家出去,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我真的很想挽回我们曾经的那份情感,就主动的挽着他说:“我想你陪我一会儿,可以吗?”(要是我以前像这样,他肯定会放下所有的事情。)而他确冷冷的说:“对不起,我还有事,我女朋友在等我。如果换成了是你,你也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吧!”我的神经完全的就错了位,一片茫然。他居然说我是其他的女人,其他的女人?我恢复神智后苦笑着向他告别,我永远都忘不了他最后看我那怜惜的眼神,他眼中那心痛的忧郁。我也不可能相信他交了新的女朋友。但我明白,我和尧之间真的走到了尽头。或许我们还是彼此相爱的,但他的选择是对的,他知道我们早完都会出现问题的。在接下来的几百个日日夜夜里,我换了手机号码、换了男朋友。每天都千叮咛万嘱咐的叫自己要忘了他。可我仍然没能让他从我的记忆里退去半点颜色,他的每一句关心、每一句霸道的要求都是我抹之不去、挥之不来的。我因为他而陷入了万劫不复的苦海,我又把他当成了我感情上的一切悲哀。无数个白天和梦里,我告诉自己“我和他有着美好的过去,只是无缘与美好的将来。” 

    初恋情人的离去让我悟出个道理:爱情完全具有随机性,我们根本把握不住它。它没有固定的公式可言、没有明确的推理来推导。缘分就是它的结局,结果只有个现实的答案。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