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3/7/10 15:5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游离年代  寂寞探戈  

一、吃鱼

    下午4点多钟我在当代吃火锅,不知哪根筋不对劲儿,愣点了一盘鱼头。我以前一直都不怎么吃鱼,不喜欢----这也是我得以经常抱怨自己傻的一大理由。可能真是因为大学里就是少鱼吧,我成心要缺儿。其实,我变成肉食动物的原理跟这个也差不多。我在15岁之前吃了我这辈子要吃的绝大部分蔬菜,然要在15岁之后把之前应该吃而没有吃、不喜欢吃的肉统统补吃回来。如果按这个推理过程推导下去,那我岂不是要在20岁之后把20岁之前没有吃、不喜欢吃的鱼统统补吃回来?乱了乱了,我不跟自己这儿练绕口令似的穷转了。 

    那是两条半半条鱼,鱼身的一半,再从中间侧劈,不知绝尘已有多少时日,但看起来绝不是一条鱼的半半份,姑且当作死命鸳鸯来吃吧,既然你们生不能同池(不过这也没准儿),反正死了一起到我肚子里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我把他们分别下入咕噜噜冒泡的锅中并夹杂以羊肉----不太新鲜,算作陪葬也颇为丰厚了吧,鱼儿们。第一条鱼令我心悸的是我把她放到盘子里挑肉吃,一不留神把她的眼睛戳了出来,然后那只鱼眼就在那儿转啊转啊,就转出来了。我当作没看见,竟接着把鱼眼旁边周遭部分一块鲜美精良的鱼肉给干掉了;第二条鱼由于比较大,那应该用这个他了吧。最为壮观的场面是他从锅底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感觉就像死尸一般:我叫小姐把火关了,那尸体就在锅里的水面上伴着红滋滋的辣椒沫一漾一漾的。无论如何、不管怎样,最后还是大功告成了。 

    鱼儿们现在我的肚子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灌了一些橙汁进去的,你们就凑合着游吧 。然后明儿一早我们共同奔赴考场,接受洗礼。

二、去年的风载

    那天晚上去听了一个歌唱比赛的预选,是下了高数顺道去的。开始不让进,我们几个从一门绕到另一门,还是不让进。最后,一个聪明的家伙忽然想起了自己某某记者的身份这才把我给带了进去。真好玩儿,新闻媒体就是厉害。 

    歌唱得一般般,我觉得主要是打扮得太漂亮了。北理一小姑娘在台上还没唱几句,就让人给掐了。下台我猛一瞥:真替她心酸,看那行套应该花了不少时间吧!也有几个充着玩摇滚的,就调设备的空儿五个人都唱完了,他们就一个劲儿地在台上试呀试的,其中一小子还时不时地甩两下头发,校园摇滚要是老这么着也就没劲了。还有个叫黑什么什么的,也搞不清他们干吗叫这名,倒是让我想起了黑色饼干,反正都黑不溜湫的,不喜欢,也就中间的过门还能凑合着听几耳朵,哼哼的那段简直是自曝瑕疵,不过人家就是追求这种效果也说不定。
 
    还有就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儿的清唱,我想那些男士评委肯定对她多少有点偏见,挺遗憾的。再然后,是几个弹吉它的唱那种淡淡忧伤的歌,典型的怀旧牌校园民谣,可能应该很煽情吧,也很像故事中的理想校园,朦胧的轻盈的恬静的惬意的,可那样的诗化校园还能回来吗?也许早已随顾城去了吧!即使即使,受顾城巨大影响的高小松用那几根弦在几年前掀起了个什么高潮??算是高潮吗?大概也就是一回光返照?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已然成为似水流年,也许白衣依旧,但绝不可能再次飘飘,所谓“似水流年” ,恐怕只能用于追忆了。

    当几个被拒之门外的民工从窗子爬下来的一刻,我忽然意识到了他们的漂泊与孤独??可能这个词被某位女博士听到又会自命清高地拽上一句:孤独,你配吗?谁谁说了那是值得理解而要理解不可得的人才有资格用的……但在这里,我依然要用,因为我真是很愚钝地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不值得理解,仅仅是因为他们是为我们提供体力劳动服务的人吗?当台上唱得欢时,我隐约听到了他们的哼鸣,但太轻了,我无法辨认歌词与旋律??虽然我们只隔了一个座位,可能那早已漫成一片大海。

三、午夜飞奔

    华灯初上,等着红灯的车一辆接一辆,排得很远。我曾经在天桥上望过,那是我第一次走在上面恐惧的天桥。我过桥时,总会想如果这时候桥断了,会怎么样呢?要是坐火车,我就会看桥下有没有水,有的话那么便觉得无所谓了,断吧,我会游泳的,然后对接下来要发生的断桥事件浮想联翩,直到火车过了桥好久,才回过神来;要是没有水,我就随时做好准备,好像等着它断似的。总之,这是很有趣的经历,我没跟谁说过,也可能是没想起去跟谁说。

    我越写越乱了,以至于不知所云,颠三倒四,缺乏逻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写什么,写了什么,还要写什么。那天晚上听收音机,是个颁奖典礼,记得中间有主持人颤抖的台词,首体观众疯狂的呐喊,还有歌星唱跑了的调子。我看表,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周迅就用手拨她家的大钟,还念叨着过了一天,又过了一天,谁来了,谁又走了。一切的结局都是坏事儿,这是谁说的来着?

    我想我大概是困了,我靠在被子上朦胧中睡了几觉了吧!屋里的人还都在乐此不疲地忙碌。我困了,我的眼睛酸了,睁着太费劲了。我要在明亮的管灯的普照下睡去,我要在噼啪作响的键盘的敲击声中睡去,我要在突然冒出的谈话的炸裂里睡去。已是午夜,我感觉是白昼。我怕是要在昏睡中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我不说梦话,但我渴望梦游。是我找不到我的魂魄还是我的魂魄找不着我了?一片漆黑中,会有精灵奔跑,还会有小天使飞翔,我期待与她们相遇,但我的眼睛模糊了。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