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3/7/7 11:40: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美女爱上单细胞美男  寂寞探戈  
    晚上8:45,我处于变声期的表弟再一次在浴室里面开了Rap个唱。当然,与其说是Rap,不如说是和尚念经。根据不知所云的程度,我确定他一定是在Rap周杰伦的《双截棍》:

    岩烧店的烟味弥漫

    隔壁是国术馆

    店里面的妈妈桑

    茶道有三段……

    他一口气长得几乎让人晕倒、按歌词的意境画出来,就是一张烟熏火燎的漫画偶像??《水中花》的年头儿真的过去了。

    从《樱桃小丸子》算起来,这真是一个豆蔻的时代。简单说,就是白话时代。我们哇来哇去,都是些单细胞偶像。他们又年轻、又白痴并且貌美如花,他们只有一种性格:“我对别人的事没兴趣!”

    比如《流星花园》里面的道明寺,凭借中文讲不好,英文不灵光,每次都把sense说成size的直截了当,竟然通吃14岁到30岁的美女,再比如,唱着“大象、大象”的小新,一句“你回来了”就赢得了Office资深经理人的芳心。

    当善解人意的时尚风潮提供了年轻化甚至儿童化的消费时,众多的城市男女毫不犹豫地追捧起了外表单纯快乐的单细胞偶像,有的甚至充当起了蔻一族,在属于自己的双休日,穿上粉嫩翠绿的娃娃裙,口里嘬着棒棒糖,扬着快乐无谓的脸庞招摇过市。

    有人称这些拒绝成长也拒绝深刻的都市男女为“儿童时代症候群”。名字专业了些,也有点拗口。其实,说白了,都是畏惧严酷的社会竞争,躲避成人责任,有一颗不甘压抑的活泼心,希望生活得轻松、快乐。扮蔻是他们缓冲压力的兴奋剂。在潜意识里,他们也渴望自己与单细胞偶像们一样,仍旧是恣意挥霍青春和任性的小孩子,希望得到社会加倍的关爱和宽容。

    在东京,单细胞的小偶像已经成为许多人的生活命脉,也是城市娱乐业的命脉。偶像19岁就过期,美女28岁已经开始拼命拉警报。30岁的男人没当上课长,别再打算还有出头的机会。整个东京,不过是年轻人的游乐场,他们在银座、在涩谷奇装异服地招摇过市,他们玩援助交际,进爱情酒店。

    因为他们的肌肤那样鲜嫩,他们还有n多的可能性,所以他们被社会宠爱、更被社会崇拜。所以我们开始用奶嘴喝水、带着流氓兔、涂着嫩粉的唇膏满街走,也不管是不是昨天晚上眼角已经开始用精华素。

    美国和欧洲批量生产的单细胞偶像更是不计其数,克林顿的女儿谈恋爱、小甜甜的一个笑容都可以成为报纸的头条消息。

    前一段纽约大行其道的“性与城市”连续剧,四个女人在那里说自己的欲望和悲哀。她们红了,红得不是一点儿。我们爱“没头脑”,翻译在偶像身上就是胸无城府;爱“不高兴”,就是懂得生活之中的拒绝取舍;我们爱“小算计”,是了解能把人心里面最深的东西算计到明面上,坦白可爱。

    有智慧固然是好事,但懂得快乐比智慧来得更重要些。

    还是那句话,我们做聪明人太久,见聪明人太多,反而在偌大的城市里头,衬出了单细胞的难得。

    和完美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不幸的,要求自己做人做事情完美是不可能的。快乐最重要的是能够体会人性本身的可爱之处。或者说,正因为人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才有价值。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