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3/7/7 9:49: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爱到不能再爱  心情故事  

    这些天,妈妈始终一声不吭,她明明知道我要搬出去住,却不管我在做什么。我只当她是默许了,继续准备着租房子搬家。那天走的时候,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妈妈一动不动,我知道她没有睡着,我简单地说道,“我搬出去住了。”

    当我打开门时,妈妈动作敏捷地从床上爬起来,跑到走廊里,“砰”的一声使劲关上门喊道,“你不能走!你是我的孩子,你出去怎么过?谁照顾你?那个臭男人吗?叫他滚,永远不许进我们家的门!”听到妈妈这样说,我有些感动,毕竟是母女,血浓于水,在关键时刻,她还是心疼、关心我的。但是,我要不要走呢?我犹豫着。妈妈见我没有动静,流着眼泪,就像永远要失去了我一样,声嘶力竭地喊道,“如果你要走,以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我哭了,为了烦乱的情绪,为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倒霉事情。我左右为难,他们都在逼迫我做出决定!一边是冷子才,一边是妈妈,我只能选择一个,一个坚强的靠山。

    我退了房子,退了家具,继续留在家里。冷子才说,“我能做得都做了,我会尊重你的意愿,只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太委屈你了。”

    公司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冷子才的妻子给福建的总公司打了电话告状。雅韵公司老总训斥冷子才,说他是在胡闹,在外面玩玩就算了,还要离什么婚!并且驻华北公司现在生意不好,冷子才没有必要留在那里,需要撤回他来加强福建的工作。不管冷子才怎么说怎么解释,老总还是执意把他调回了福建,而且最后警告他,如果不回来就职,就辞退他。

    雅韵日化公司很器重冷子才,在这里有他发展的空间,他只有回去。这里的分公司,由刘志民全权管理,他现在提升为公司驻华北经理。终于,如他所愿了。此时,我能想象的出刘志民得意的笑脸。

    有如雪上加霜,现在我们天各一方!只能靠电话维系关系。可是,打了电话我们又只会在电话中争吵不休。因为不能见面谈话,许多细节解释不清,中间便有了很多隔阂,我开始怀疑他的感情是不是认真对我?我一遍遍地让他承诺,他保证还是如先前一样爱我、照顾我,以此来支持安慰我的精神。在家里我一个人顶住所有的压力,只有听到他的承诺才会令我好受些、轻松些。

    我不敢出门,一天天地呆在家里等待产期。焦躁和郁闷有如饿极了的百虫疯狂地啃噬着我,没有血只有痛,无限期的惨痛。虽然妈妈没舍得叫我出去住,但她也没有停止暴怒。看着我一天大似一天的肚子,她的火气也开始增长。又开始无休无止的咒骂,“你为什么不去死?未婚生子你叫我怎么做人啊?!”是啊,为什么我不死?这些天我受尽了折磨,精神压力很大,意识处于麻木状态中。

    那天晚上,我听够了妈妈恶毒的咒骂,我想我受够了,难道我愿意这样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能全怪我吗?命运之神不停地捉弄着我,嘲笑我的愚蠢。如果妈妈不想看到我而令她生气,我可以搬出去住。可是妈妈却拿温情留住了我,现在再这样逼迫我又有什么用?越想越绝望,精神近于崩溃,我不想再忍受这样的煎熬了。是的,我真该死了!桌上搁着锋利的裁纸刀,我一把抓起,毫不犹豫,狠狠地划向手腕,一下又一下。竟然感觉不到痛,只看到几道白痕挂在手腕上,然后开始慢慢渗血,越来越多。我倒在沙发上突然想,我的生命,就这样安静了?

    可能是心灵感应吧,这时,妈妈竟然破天慌地来到我卧室看我。她发现我的手腕在流血,发疯了似地找毛巾给我捂上,然后哭哭啼啼地说,“我也是生气没有办法才骂你的,事情已经这样,再骂你也没有用,只要你好好的,就算了。”

    我又活了过来,死是件很隆重的事情,没有准备,我从不想轻易尝试,即使抑制不住渴望偷偷瞥了一眼,后悔的念头依然会在瞬间,蜂拥进我的心里,我还是想活着。

    我开始一天比一天恨冷子才,咒骂他,又不停地想念冷子才,然后不停地恨自己。我又开始抽烟,偷偷地喝酒,麻醉自己,轻松一时是一时。孩子现在对于我来说,是个未知数,根本不敢去细想,我只当他(她)不存在,我尽量地忽略。这些天,经常胡思乱想,我的思维有些混乱,我开始唾弃自己,唾弃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事情,不合理。

    通过亲戚,我联系到一家私人医院,到了日子只能到那里悄悄生下来,因为那里没有人检查。妈妈现在根本不再骂我了,她骂够了,她冷漠的连正眼瞧我一眼也不耐烦。妈妈说,孩子生下来就送人,不能给冷子才,省得以后有麻烦。这样就没有人会发现我生过孩子,我可以继续找一个未婚的男人结婚。这些天,和冷子才分开的时间越长,我越来越冷静,发现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希望,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我仔细考虑过了,和冷子才在一起我是快乐的,可是正如像妈妈说得那样,我不能永远像二奶一样生活。毕竟对于年青的我来说,不公平,我需要光明正大的和我爱的男人在一起,组织家庭正常生活下去。

    快到产期的时候,我把和妈妈商量的结果告诉冷子才,他虽然很想要孩子,但他只能表示同意我的意见。他汇来10万元钱,他说给我或将来孩子用。他说,这些天你受苦了,一个人在家里忍受这些事情,很困难,然后哭了。电话里一个男人用哭腔和你说话,听着是很难受的。但是,我现在开始理智起来。哭有什么用,换不来任何变化,他也不能陪在我身边,而我只有独自一人忍受痛苦。

    终于到了日子,我赶奔诊所。医生说,早着呢,先躺着吧。妈妈见时间还早,说,“我先回家,等快了再叫我。”我点点头,没有说话。我已经麻烦她太多了,她不欠我的,而这一切全是我的错,我应该独自承受的。

    身上的疼痛一阵阵袭来,脑门上开始出汗,大脑一片空白,我不敢叫,因为我没有资格,我只是一个在小诊所私自生子的人。我身边既没有老公,也没有亲人,只有我一人在此拼命挣扎。我忍受着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我想我是天下最痛苦最不幸的产妇了。后来,我的神智渐渐不清楚起来,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我梦见我站在黄河岸边,离黄河很近很近,动一下仿佛就要掉下去了,心里极度害怕。

    折腾了一晚上后,我累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呈半昏迷状态。快到黎明的时候,医生睡了一觉起来看我,然后着急地说,“你家人怎么还不来?不行,一定要做手术了,你是难产!否则大人小孩都有生命危险。”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有点点头。医生拿来手术单叫我签字,模模糊糊中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爱到不能爱 Ⅰ

爱到不能爱 Ⅲ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