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今日情感话题 > 正文
  2003/7/7 9:46: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心情故事  爱到不能再爱  

    今天,我到雅韵化妆品公司上班,做业务。雅韵日化公司刚刚成立,人员很少,招聘了大量的业务推销员。


    天气很热,正是七月流火的时候,我来到城南区开始铺街??推销雅韵牌香皂。中午吃了饭休息了一会,严萍来找我。她是我的同学,高中毕业她爸爸就送她当兵去了。严萍当了三年兵回来,人变得又黑又瘦,像个蔫黄瓜一样。她刚从部队回来还有股新鲜劲儿,吵着非要和我一起铺街推销,锻炼一下。

    还别说也怪了,有严萍在,香皂开始卖得噌噌的,就像是真有贵人相助一样,运气真不错。

    快到下午6点钟的时候,回公司交差,十几个业务也都纷纷回来了。想不到最后统计一天的总销售业绩,原来自己是销售成绩最好的一个人!遥遥领先于他们,我不禁有些暗暗自喜。同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桌上剩了很多卖剩下的香皂,散在那里。我想既然来了,多干点活儿总不是坏事,并且有可能给经理留下好印象。我拿来两个空箱子,把它们都整理了一下,排好放在箱子里。全部整理完毕后,才下班。

    第二天上班后,冷子才叫我进去一下。他就是那个管我们的销售经理,也是公司驻华北经理。南方人,个子不高,长相精致,打着蓝色领带,咖啡色衬衣,一副小经理的派头。

    我敲开了冷子才的门。冷子才没有准备一点儿客套话给我,直接冲我说道,“昨天你做得很好,现在由你来做销售部经理,带他们实习。”

    我愣了片刻,有些惊讶,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有可能是因为我的业绩不错,有可能是昨天我最后收拾整理香皂的结果。不过,我不动声色,我保持微笑说道,“嗯,经理。那我出去了。”

    冷子才头也没抬,补充道,“好,你准备吧。”
    过了一会儿,冷子才从里面出来,对大伙儿招招手说道:“大伙注意一下啦,以后伊裳小姐就是负责我们销售这块儿工作的经理了。大伙欢迎!”说完拍开了巴掌,那些愣神傻眼反应不过来劲儿的同事们紧跟着也开始噼哩啪啦地鼓掌。

    严萍听说我升职,马上祝贺我,并且吵吵着让我请客,这是不可避免的,并且请这样的客我也开心。我们来到大排档庆祝。我悠闲地点燃一支烟,让它们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展现它们袅娜的身姿。

    刘志民是公司的第二把手,驻华北副经理,但是他和冷子才在某种意义上是并列的关系。虽然冷子才是正经理,但刘志民是本地人,所谓的地头蛇,面熟人广,需要仰仗他的地方多,所以刘志民在公司也是数一数二的重量级人物。虽然刘志民很喜欢我,可是我不太喜欢他,他给人感觉委琐,令人厌恶,一看就让人明白是来占便宜的人。

    冷子才虽然年轻,但做生意有一手,毕竟是经理嘛。对于这点,我很佩服他。现在我跟着他到处会见客户、谈判、应酬,我暗暗学着他做生意的经验,心下明白了不少其中的道道。在外面吃饭时,冷子才有时候还教我些东西,比如,怎么应付客户,怎么在生意中用些计策等等。

    最近,我和冷子才越走越近。其实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他。那种感觉不见得是一见钟情,但一定是一见愉快,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根本无关是否有钱,是否漂亮。当然,这些因素也是其中的重要几环,但我还是相信感觉。我认为,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我是不会考虑其他事情的,我会一心一意跟着他,因为他值得我这样做,但这种人真的是太少了。我这种思想,常常被严萍斥为偏执狂,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我继续愉快地幻想着。

    经过这段时间的交往,冷子才不再像初相识那样,“酷”,也经常与我们说说笑笑。我跟他出去办事谈生意的次数多了,他和我也更随和了。

    今天,我一早上班,冷子才就冲我说,“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们一会儿出差到合肥!有个大生意,要快点。”他一口气说完,拿着皮包出来。我愣了一秒钟,给家里打了电话交待一下,然后痛快地对冷子才说,“好了,走吧。”他打量了我一下,点点头露出满意的表情。

    到了合肥,我们无心逛街看风景,先联系客户,定好时间见面。回到宾馆,拿出这家公司的资料研究。

    第二天见客户,我穿了件四百多块钱的连衣裙,淡红色的,很漂亮,是为了中午的应酬,上午出去专门买来的,当然是公司报销。冷子才欣赏地看了,表示满意。客户是个高高胖胖的男人,姓张。这家伙很能谈条件,不紧不慢地耗我们。虽然我们也是谈判老手了,可还是叫他杀到了最低价。当我们的脸色阴晴不定,越来越难看时,价格也随着他的笑侃狠杀下降到最低限,再降,干脆我们白送他算了。看看差不多的时候,张老板露出笑面虎的微笑,说,“好了,这价就定了。这顿饭我请了,合作愉快。”

    吃完饭,我和冷子才面无表情的走出餐厅,上上车后,才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死胖子,以为榨干我们了,可是却不知道我们公司的销售“返点”很高,即使以最低的批发价给他货,光公司的“返点”就够我们吃的了。而且现在公司正在拓展市场,需要以薄利吸引客户。

    晚上在宾馆酒吧我们开始庆祝。酒吧的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酒精的味道,未开饮便醺醺欲醉。音乐轻柔美妙,一对对情侣爱人沉醉在迷幻的气氛中轻歌曼舞。我点上支烟,慢悠悠地吸着。冷子才慢慢啜着红酒,绅士的为我拿东拿西,细心体贴。看着他衣衬整齐干净,人又出色,心里就很舒服。我们聊了很久,从工作到社会,从社会到家庭,话题越聊越近,越来越细……

    冷子才送我到宾馆房间。我累了一天了,于是放松身体,斜靠在软绵绵的席梦思上休息。

    冷子才看着我,从头打量到脚,我就这样让他欣赏着丰腴的身体。空气变得粘稠,开始酝酿暧昧的情绪,有些激荡人心,心情澎湃。我们继续聊了很久,越来越轻松,语速也开始慢下来,含糊不清。最后,酒精开始发挥作用,迷迷糊糊中,我快睡着了。

    冷子才走过来,很自然的坐在床上向后一仰。我睁眼看了他一眼没吭声,继续保持睡眠状态。他翻过身来搂住我的腰,开始在我身上摸索,有些激动的颤抖。我没有拒绝,也许我早就在期待这一刻地来临,竟有些兴奋与开心。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和前一个对象分手后,我将近有半年的时间没有接触过男性了。

    家里人也知道我新交了男朋友,不过,我的事情妈妈一向是不管我的。从小,我和妈妈的关系不太好,感觉淡漠。按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可是,我和她简直是水火不溶,从来就根本没有多说过一句话。她有她的世界,我有我的生活,习惯了各不相干。

    刘志民看到我现在和冷子才好上了,看我的眼神就非常愤恨。他对我一直有好感,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现在,他经常有事没事时对我冷嘲热讽的,说什么傍上款了,牛起来了等。我依然用化的整齐的精致的脸,笑容可掬地对他,“刘经理,请您签字。”态度绝好!刘志民见我不搭理他的碴儿,气得要死,只是找不到机会发作。

    借着做生意的由头,我和冷子才出差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游览了各地美景。印象最深的那回,是见到了黄河,当时我就呆呆地怔住了。黄乎乎的泥汤奔流飞溅,惊心动魄,人和它的力量根本不能相比,太渺小了。

    现在我和冷子才天天泡在一起,上班下班,如果不是有所顾忌,我想,我可能会搬出来和冷子才住在一起。我越来越欣赏他,他精明能干,温存体贴,很懂女孩子的心理。他的衣食住行我都放在心上,关心着他,还有我们工作上的配合也很默契。他几乎一天也不想叫我回家,离开我一会儿,他也不习惯。我们相处起来很轻松愉快,如胶似漆,不忍分开。

    最近一段时期,生意很难做。商人们已经被市场经济的浪潮锻炼的是百毒不侵了,都像是抹了油的精条子,个个贼精。大气候如此,这两年做生意真的是很难做的。同样,雅韵日化公司也面临着激烈的挑战。冷子才心急如焚,最近几乎一个订单也没有,仿佛进入了时间遂道,一切都停滞了。

    冷子才因为生意不好,这些天脾气也不太好。晚上,我找了几个朋友吃饭散散心。严萍第一回见冷子才,悄悄和我说,“这家伙人不错嘛,只是南方人很滑,别叫他骗了你。”我说,“这话我和他说过,他说,我不骗他就是好事了,他还能骗着我?”我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怪怪地看着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

    冷子才的手机嘀嘀地响了,我坐在他旁边,隐约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看了看冷子才,他恰好也在看我,眼神有些闪烁不定。他只听了一会儿电话就支唔着挂了,语气明显是在敷衍一个人。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找他的人不寻常。回到宾馆,我问:“刚才是谁啊?”

    “没什么,是一个朋友。”
    “是吗?你可不能骗我。”
    他当然极力否认,说没有骗我。
    我绝不相信的,这种感觉很特殊,这个女人一定不寻常,和他有某种关系。我开始留意起冷子才的电话与行踪。

    恰好第二天,刘志民竟然在公司悄悄传播冷子才的闲话,他一直没有忘记打击我们,时不时的找机会上来踹两脚。不过,这回的消息我没敢大意,因为他说冷子才其实是有老婆的!刘志民很勤快地在我面前跑来跑去,注意我的变化。我明白他是想看我受到刺激的表情,我装作根本不在意,心里却有如滚开的白水,翻腾不停。

    我极力忍住疑惑,吃晚饭时,我告诉冷子才这些话。冷子才半天没吭声,我就感觉不太妙。在我的一再逼迫下,他终于说了实话,“虽然我是有家庭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