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7/2 14:49: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同学  寂寞探戈  

    一个离校生的心灵悟语:灾难让灵魂感受锤炼的力量

  出生以来,我没有经历过灾难,八十年代的兴安岭大火,九十年代的长江大水,离我都很遥远,没有饥饿的痛苦,没有无情的战火,我只是在书籍、电视里去感受生活的颤音和阳光下的阴影,因此,我不知道恐慌。

  今年的四月,依旧是春回大地,依旧是草长莺飞,唯一不同的是:sars 悄然席卷京城,从未经历过灾难的我们似乎一夜之间感到了恐慌。一时间,校园里的口罩、消毒水的气息、让人惶恐的谣言、停课以的空虚都让未谙世事的我们恐惧,以及比恐惧更可怕的不知所措。看着周围的同学选择了回家的归途,看着平日里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的寝室日日见空,听着父母每日牵挂询问的电话,曾自以为很坚强的我最终选择了离开。

  逃离了疫区,回到了没有疫情的家乡,曾离我很近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远的只不过是电视里报纸上的消息而已,我的生活从阴影中挣脱出来重新焕发出四月天的明媚。平平安安得到了家,心里就有了安全感,父母也不再每日里牵肠挂肚。怪不得人们总说,家是温馨的港湾,是安全的避风港,第一次对这话有了深刻的认同。逛街、看电视、听音乐、上网聊天、和朋友们发短信聊天……在家的生活过的心安理得的滋润。我很庆幸自己在学校明确发出禁止返乡的公告前逃离了“是非之地”。还留在学校的同学也很羡慕:“回家多好,可以吃到妈妈烧的菜,多幸福……”偶尔,也开开非常时期的玩笑,非典时期,短信也充满了非典特色,比如说三国时期的曹操最早预测了非典,“非典,吾命休矣”。一位还坚守在北京的朋友回复我的短信时说:“看你说起非典如此轻松,可为什么逃走了呢?现在电视台能连上镜的人都没有了……”一刹那,我感到了不安和内疚。我是“逃”回来的,不是休息,不是放假,电视台里还有我没做完的专题片……

  随着疫情在全国各地的蔓延,人们开始谴责从疫区返乡的输入性病例,甚至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大批离校的大学生,甚至上升到了当代青年,未来的主人翁社会责任感的高度。我想起了这段时间一直关注的央视的《面对面》节目,当主持人王志问一位护士长在抗击非典的最前线长时间奋战的最大感受是什么时,回答是:宽容。当我们感到生命的脆弱和无能为力时,我们只能首先选择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我们只有尊重并宽容别人对自己生命和行为方式的选择。当然,这个选择必须既对自己又对别人负责。实际上,很多回家的大学生恐惧的也许并非是非典本身,而是非典带来的恐慌和秩序失常。许多北京的同学也回家了,经过严格消毒的学校也许比家更安全,但他们还是选择了回家,选择了陪在父母的身边让他们放心,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心理上的安全感。“911”事件之后,家庭观念在美国社会得到了普遍的提升,那是因为,家,给了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灾难的人们内心的平安。

  日子一天天过去,北京的疫情日趋平稳,但返校的日子仍然是“君问归期未有期”。我的心愈发不安了,先前轻松恬淡的日子也黯然失色了。班主任打来电话,告诉我们现在没有通知不要返校并鼓励我们在家安心自习。学校复课以后,留校的同学总是及时地为我传达学校的信息和老师的笔记,我也会在电话的这端叮嘱他们注意身体多多保重。真的,即使我们朝夕相处在一起时,我也从未感觉我们的距离是这样的近。看着电视里奋战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无私无畏的救人情怀,我觉得灵魂深处的某种东西正反反复复地唤醒震撼。

  最近,我的家乡也开始发现了非典病例,但我却不再恐慌。当非典的真面目、非典的疫情、科学预防方法越来越透明化时,人们便不再会像我们当时那样不知所措。真正可怕的不是疾病,而是对未知的恐慌,是失去了生活的斗志。非典时期,活动的范围缩小了,心灵的空间却拓展了。电视台的老师鼓励我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收集些有纪念意义的文章、报道,记录一下非常时期的心路历程,说不定等这段时间过去了,还可以做一个专题,等到那个时候,回忆这段故事,还是段难忘的经历呢。我的心由庆幸、不安转为平静,现在在家里,除了预防非典,就是自学,看书,偶尔也轻松一下去户外活动一下,尽量在非常时期为自己营造一个正常而充实的生活空间。

  灾难让我们接受这痛苦的洗礼,也让我们的灵魂感受锤炼的力量。非典时期,活动的范围缩小了,心灵的空间却拓展了。面对非典的思考,让我懂得了宽容,责任,知道了忙碌中曾被我忽略的亲情和友情的可贵,也学会了面对灾难最重要的是冷静与理性。

  感谢非典发生在我还年轻的时候,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灾难中,我学会了成长。 (何琳/北大国际关系学院01级本科生)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