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7/2 14:47: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同学  寂寞探戈  

    论文答辩也结束了,并没有按照原来约好的那样,一个宿舍一起去狂欢。班长通知周末参加班级的毕业聚会,大家才意识到应该是把毕业留言册拿出来的时候了。看着里面一天天多起来的各种字体,不知怎的,心里总有一点不太舒服。一个月前,因为“非典”,让日渐忙碌的我们有了时间躺在宿舍里闲聊,那时侯我们还说,不就是离别吗,何必婆婆妈妈的。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不免是在毕业聚会上多喝了一点苦涩的酒。

  我们都象一群失去了巢穴的蜜蜂,在蓝天下构造着我们自己嗡嗡嗡的人生乐章,一阵风吹过的时候,我们各自零落,偶尔有几个抱成一团的,也总是难免会寻找新的群体,然加入进去,继续着嗡嗡……到毕业的时候更加能够感受到这种滋味。大学是一个收容站,这里有很多动人的故事,有美丽的爱情,有凄苦的往事。忘不了同学讲述的打工经历,忘不了自己奋斗的步伐,更忘不了那些人那些事。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继续在关注着校园里的每一个人影。听听老狼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离别的哀愁迅速地在周围散播。怎么说呢,大家在大四的岁月里,一下子又亲切友好起来。是啊,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只要是个人,总会有一点点不忍的。纪伯伦说“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可是,在我满满的五本日记本里,实在有了太多的记忆,甚至让人觉得是一种过去的负担。

  四年来,从来没有去注意过学校四周的树木,临近离别,却很不自然地想起了师院门前的那棵大树。以前在文章里写国它的,可是到今天,我竟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树!人啊,在习以为常的时候,对树木如此,对身边的人又何不是如此呢?我还记得在大一时候很喜欢的一句诗:相逢一笑泯恩愁。或许,在许多年之后,当再次相遇的时候,一切都已经风飘云散了,记忆里的亦不过就是那可永远不会忧的悬玲木而已。

  没有人知道以后会怎样,没有人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大家都在默默地写着留言册,或许是学中文的缘故吧,一个班写下来竟然有不够的感觉。很多没有说过的话,现在在留言本上都找到了;很多过去的往事,在不经意间都被重新提起。读着读着,有一种感动,在身边,在周围的每一件东西身上。

  师弟师妹们都在焦急地询问毕业的时间,我们走了,他们又“大”了一点。曾经,我也有过这样的心情,现在和舍友说的时候,却变成了灰色的幽默。走了,终于要走了,哪还会那么潇洒,哪会挥动自己的衣袖?只有在默默的祝福声中,各奔东西,流落天涯……(王星/淮阴师学) 

(摘自新华网)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