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3/31 16:49: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一朵花开的时间  执子之手  
  应该发生一些什么的。但我在距离他很近很近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我和区沭雷依然就语文和物理互相打击,在彼此自尊心都严重受挫,他能继续面无愧色地抄我的语文笔记,而我也会继续理直气壮地命令他给我讲题。他蔑视我那由无聊而引发的多愁善感,同时否认自己的粗枝大叶没心没肺;我整理他胡乱堆放在桌面上的书本,扔掉他的书桌里所有味道可疑的违禁物,并拒不承认自己有轻度洁癖。

  我们从没打听过对方的地址电话,但常用E-mail互相攻击并乐此不疲。我们买不同的杂志交换阅读,最后分不清归属。

  应该发生一些什么的。但我在距离他很近很近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小葵对我说:“有种花一生只开一次。”

  在我想到答案之前,高三已风驰电掣地穿过了我的生活。考完最后一科的那个晚上,我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我告诉他去年我家就搬了,我没给任何人电话只想远离尘嚣。我现在住的地方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旁边是个疗养院,无聊的时候我就和那里的老人学太极拳,他们的脸上挂着坚强的微笑,所以我特别讨厌那些唉声叹气满面愁容的家属。我说,可能是因为“舒蕾”的出现,我的高中时光才如此“黑亮顺滑”,一点没有干涩分杈。真的,绝对不是反语。

  我还在那封E-mail里写了一个童话,很短。结尾是:“从此以后,这两瓶洗发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叫她潘婷,她叫他舒蕾。”

  我在标题栏上写:一朵花开的时间

  这封信一直存在草稿箱里。

  在高三后面那个长得奢侈而郁闷的假期里,我的太极拳练得有板有眼,健康在于运动。我再也没有用过这个电子信箱,结果它被注销了。我不知道那个信箱里是不是积压了很多区沭雷的“电报稿”,但我明白那曾经很近很近的距离现在已经八竿子也打不着了。心里某个地方在隐隐作痛,我连忙对自己说没有什么,总会习惯的,但眼睛还是湿了。

  相信区沭雷在大学会依然优秀,也许无须再有人打击他提醒他,他的生活也会充满奇遇,就像那张被我悄悄撕下了一条的验血单。我的肝区很早就出了毛病。

  那朵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过了。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