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3/31 16:12: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执子之手  一朵花开的时间  
  “我怕我会晕场,怎么办?”我边在纸上划拉边问他。

  “把观众当成大白菜。” 


  周四下午,在带着一丝壮烈的感觉走出教室之前我威胁他:“如果你敢来看我出糗我就炖了你这棵白菜!”果然,躲在舞台侧幕的时候,我就开始心跳过速呼吸困难,游移的视线在台下无数眼镜的反光里完全失去方向。等到我看清那个坐在观众席第二排正中央正在东张西望的家伙时,心中才有了一种迫降成功的轻松。

  我拿了个不好不坏的“优秀奖”。于是区沭雷每天的自习课都要忍受我在物理方面的“胡搅蛮缠”。他讲题思路清晰分析透彻,同时证明了他的语言功能尚未退化。但是,听着他传授那些我闻所未闻的解题方法时,我一不小心就会露出他所说的“预料之中”的茫然,而在我那满纸天花乱坠的演算旁边他还居心叵测地写上:“无法破译”!

  我开始叫他白菜了,为了打击他的嚣张气焰。

  他打赌说我一定是“乖戾”的AB血型的双子座。放学后我就跑到附近一个献血站,第二天得意地拿着“血型:O”的验血单往他脑门一贴,“哼哼,你记住啦,我是含蓄娴静的巨蟹座。”他白痴般地端详了我半天说:“不像!”下午两节自习课我都趴在桌上装睡,听他自言自语地说:“真是太平得反常呀。”我的眼泪忽然就下来了。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