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情感 > 情感删除 > 正文
  2003/1/10 18:22:00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关键词:谁是卡米拉?  

  而对她们来说,有时一次错失就意味着永远失去。她想起Camille的手机铃声,正是刘若英唱的: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地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现在想想,Camille用这调子做铃声,真很有几分痛彻心扉的意思。 
  那天,M-box的信号很差,声音又吵。发现林的电话时,已经是他打来的第6个了。对方的声音很模糊,丁小和努力地走到电梯口,那声音还是模糊不清。徒劳地冲着电话里大喊了几声,小和只好叫了一句:现在忙着,你快别烦我了,我一会打给你。

  12点,小和从酒吧里出来,拨了他的手机。手机响了两声,就断了。重拨,通了又断了。小和想了有两分钟,明白他是故意把手机挂了。有些忿忿地再拨过去,却是一个没有什么感情的女声在一遍遍地重复:对不起,您拨的电话号码,已关机。小和想,他一定是生气了,小和刚想借朋友的手机打过去,一想算了,她又不是Camille。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Camille成了小和与林之间一个重要的话题。有一次,林说:“Camille,卡米拉,叫这个名字的人怎么老是喜欢做别人的情妇呢?”
  小和懒得去纠正他,心里很不满意,心想男人到底有些轻佻,骨子里是把女人看轻的。她想,这个男人,也许本质上和Camille的男人没有什么不同吧。她和他之间,只是没有一点障碍,才能如此顺当地在一起。他们的感情,也是经不住什么考验的吧。
  这个月里,林的销售指标差一点完不成,他出了两趟差,长途电话打得很简短。即使回来,两人也很少见面,平日里,只是靠手机联系。
      小和开始讨厌那只手机了。这个手机,是林买给她的,但是现在,却成了一个偷懒的理由。这天,她看着手机屏幕上“充电不足”的字样,兀自在那里一闪一闪,却懒得去给它充电。终于,屏幕暗了下来。
      她想,她和Camille一样,把手机弄丢了。
      半夜里,她听到林的拳头,在门外擂得山响。她冲到门口,一把抱住了他。
      “你把手机丢了?”
      她乐得咯咯直笑,“不‘丢’你怎么能来呢?”她的手机从她的毛衣口袋里,滑了出来,屏幕上一片黑暗。
      他平静地看着她:“谁教会你这种愚蠢的方法?”“是Camille。”小和靠着洗手间的门框,笑嘻嘻地说。
      他一把推开了她:“你简直是变态”。
      那一刻,她想找Camille,想在她面前哭泣,但是她却拨不通Camille的手机了。一瞬间,她有些恍惚起来。她想起来林对她说的那句话:其实根本没有这个所谓的卡米拉吧。说起来,她和这个Camille等于不认识,她对她一无所知。

  11月最一天,林给小和来了电话,说是要到广州去培训三个月。
  这代表什么呢?小和想。但是他没有作解释,她也没有问。她心里想,原来人和人的缘分就那么一点。老天成全你,让你们相遇,最后证明只不过是个巧合。
  这天晚上,她看了一张碟《阿飞正传》,“张国荣”对“张曼玉”说:
  “16号,4月16号。1960年4月16号下午3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看到这里,小和的眼里流出了泪。在2002年11月31日之前,她和他在一起,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但是他,明天不会再来。“张国荣”说,他也许到死也不知道他最喜欢的人是谁。但是,她,此时此刻却是明白的。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
  8点30分,她在通往机场的路上看到了手机的巨大广告:“一切尽在掌握”。
  9点45分,她坐上飞往广州的飞机,9点47分,她关了机。

  9点40分,林不情愿地挣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误了飞机。这个发现让他睁大了眼睛。在第一分钟里他想到的女人是丁小和。他忽然为自己和她的孩子气羞愧了起来,他们怎么能为了一只手机和一个等于不认识的“卡米拉”分手呢? 
      10点,他走到门口的花店,叫女孩扎了一束玫瑰。他在阳光里伸展了一下胳膊,然后,打开了手机。那个熟悉的号码过后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女声:对不起,对方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编辑: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电子杂志
    本期导读
    东方、法式、美式,不同搭配风格针对不同身材问题,学会它们便能自如享“瘦”!